当前在线人数14697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法国总统马克龙挨的一记耳光
2021年06月10日21:00:31 [国际新闻]


当地时间6月8日中午,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法国外省Tain-l'Hermitage和Valence之间进行亲民活动,当他只穿衬衣、戴口罩,甩开保镖去和围观群众握手之际,猝不及防地被一名青年男子扇了耳光。Mitbbs.com


法国是一个素有“街垒传统”和“沙龙传统”的国家,前者意味着民众用于对“大人物”激烈表达不满,后者则意味着人们热衷于公开讨论政治、尤其是和大人物讨论政治。自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和总统有关的“公众性意外”层出不穷第一任总统戴高乐因为从阿尔及利亚撤军得罪了部分极端民族主义军人,曾先后五次遭遇未遂刺杀,其中尤以1962年8月22日伊芙琳维拉库布莱机场,巴斯蒂安-蒂里(Bastien-Thiry,)中校发动的刺杀袭击最为惊险,电影《豺狼的日子》(The Day ofthe Jackal)反映的正是这段往事;密特朗是第五共和国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统(14年,其余总统要么未任满两个任期,要么任期已改为5年一任),在位期间曾被普通群众当街拽住进行“政治辩论”;希拉克(Jacques Chirac)在2002年7月14日曾在巴黎香榭丽舍大姐被25岁男子布鲁内利(Maxime Brunerie)用狙击枪射击,未被击中,而他当时竟未察觉;萨科齐(NicolasSarkozy)任职期间在2011年前往洛特加隆省布拉克斯参加市长大会途中,曾被陌生人拽住夹克;奥朗德(Fran oisHollande)在任期间曾于2014年被一名女权主义者当街用身体冲撞过,他在2012年被一个左翼激进分子扔了一袋面粉,但当时他还没就任总统;2016年瓦尔斯(Manuel Valls)倒是在访问兰巴勒时被当众扇了耳光,但一来他是总理不是总统,二来扇耳光时他已卸任。所以综上所述,马克龙的确是法国第五共和国历史上首位在任期间被当众打耳光的总统。Mitbbs.com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这个动作虽然伤害性远不如“刺杀戴高乐”,但羞辱性极强,因此引发强烈反应,一时间左中右所有各派政治人物都争先恐后跳出来,称之为“对民主的挑战和践踏”,马克龙曾“反出”的社会党发言人瓦罗(Boris Vallaud)更说出“这是扇向法兰西共和国的一记耳光”这样的话。Mitbbs.com


警方在现场逮捕两名涉案相关人员,其中身穿绿色T恤扇耳光的叫塔雷尔(Damien Tarel),28岁,是个全甲格斗竞技爱好者,开了个全甲格斗武馆,无前科,以前很少表述政治观点。另一个负责拍摄,同岁,两人都来自德龙省的Saint-Vallier。Mitbbs.com


塔雷尔现场高呼的两句口号,一句是“打倒马克龙主义”(A bas la Macronie),作为中间派领导人,马克龙的政治色彩比较“混搭”,什么是“马克龙主义”恐怕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另一句“Montjoie SaintDenis”是法国12-13世纪卡佩王朝时诞生的一句军队口号,Montjoie是法国古老的战旗,红色带金火焰边,只有国家处于危难之际才能从修道院取出参战,Saint Denis是巴黎的守护神,这句口号的意思差不多是“国家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必须起来战斗”。这句口号本身同样不带有任何政治含义,但近年来经常被极右翼民粹主义者所使用,因此多数观察家认为,塔雷尔是因为不满马克龙热衷欧盟和欧洲一体化事务,“牺牲和损害法国主权与民族利益”,才作此举措的。Mitbbs.com


虽然马克龙曾是社会党成员,但针对他的不满近年来主要来自左翼。由于他强硬推进此前数任总统都想推但都半途而废的一系列社会改革,如劳动合同和社会保险改革,触犯了法国普罗大众所普遍认同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原则和福利国家底线,加上公众对疫情应对长期化所带来的不便感到不耐烦,对法国经济、就业现状感到不满,不论是否理解、支持疫情应对者都迁怒于总统,因此示威抗议层出不穷,阴魂不散的“黄背心运动”就是其中典型。但如前所述,此次扇耳光的似乎是极右翼分子,可以理解为一次“孤立事件”。Mitbbs.com


马克龙这次甘冒风险进行巡回亲民互动,是自信善于说服群众和接地气,比其对手强,希望借亲民巡视启动2022年总统大选选战行程。此前因为比较“脱离群众”和偏向富人,左翼出身的他被讥讽为“小侯爵”(petit marquis)和“富人的总统”(président des riches),这对于“不左不右”、执政基础并不算很牢靠的他而言并不十分有利,因此他才会急于进行这次疫情背景下的造势亲民活动,并为此付出被当众扇耳光的代价。Mitbbs.com


但马克龙的选情未必很悲观:他固然遭遇不少反对声音,而他的对手们情况却更糟:“老东家”中左翼社会党,自前总统奥朗德和前总统候选人罗亚尔(Marie-Ségolène Royal)这对欢喜冤家内耗一拍两散后元气大伤,至今未缓过劲来;传统上和社会党构成“政坛主流二极”的中右翼“戴高乐派”(Gaulliste)即今天的共和党,因为萨科齐的反复折腾,目前群龙无首,佩克雷斯(Valerie Pecresse)等新一代领袖暂时难以对马克龙构成挑战;欧洲最古老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Marine Le Pen),和近来异军突起的极左翼“左翼党”、“不屈运动”领导人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他们“个人品牌”十分抢眼,但所属政党被多数法国人视作另类,根据法国选民顽固的传统,只要他们在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无法获得过半选票直接当选,就会在第二轮选举中被各派落选候选人的支持者本着“即便不能选出最好的、至少也绝不能让最糟的当选”心态,用投票给“极端党派候选人”对手的方法联手“做掉”,而他们“一轮胜”的可能性几乎为零。Mitbbs.com


客观上,由于这一记耳光越过了“街垒传统”、“沙龙传统”的底线,且又来自近来针对政府不满集中群体的对立面,这记耳光弄不好还会让马克龙因祸得福,成为其近期助选一件意外获得的法宝。 Mitbbs.com

 
0


 【同类热门新闻】   【今天热门新闻】
此篇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 首页 ] [ 上页 ][ 下页 ] [ 末页 ][ 分页:]
【发表评论】
内容:

注意:内容不能少于10个字符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